去日本拍卖捡漏,为什么买家和卖家都是中国面孔?

10月中下旬,承接香港拍卖的余威,日本几家拍卖行——关西、横滨、美协相继举槌。近年来,日本艺术品市场紧随欧美市场的发展模式,创新发展方向,拍卖业获得逐年成长。目前世界各地的收藏家将更多的目光转向日本市场,寄希望从这块古董和艺术品的洼地上攫取宝藏,因此这个岛国也成为国人海外淘宝每年春秋必去的

10月中下旬,承接香港拍卖的余威,日本几家拍卖行——关西、横滨、美协相继举槌。近年来,日本艺术品市场紧随欧美市场的发展模式,创新发展方向,拍卖业获得逐年成长。目前世界各地的收藏家将更多的目光转向日本市场,寄希望从这块古董和艺术品的洼地上攫取宝藏,因此这个岛国也成为国人海外淘宝每年春秋必去的站点之一。有人将此归结为日元汇率连创新低,加上日本的高诚信度所致。然而,记者从连续数年的观察中发现,相较港台和中国内陆,日本拍卖市场的兴起还是有其自身颇多特殊之处。

拍卖兴起:传统模式坚冰终被打破

其实常逛日本艺术市场的人不难发现,这里的拍卖行大多成立时间较晚,经营的规模亦不大,而且土生土长的日本系拍卖行并不多。伊斯特算得上是日本成立最早的拍卖行之一,也不过30余年光景,且主要以拍卖西方及当代艺术品为主。当今日本几家较为活跃的专拍古董书画的拍卖行,大多都是由在日的华人古董商转行而来。较早的东京中央拍卖今年刚届满五周年。也许人们难以相信,在全球艺术市场扮演举足轻重地位的日本古董商、大收藏家比比皆是,为何以拍卖市场会发育得如此之迟缓?

说到拍卖的兴起,不过是近几十年的事。即便苏富比和佳士得虽有两百多年的历史,但爆发式的壮大亦在近几十年时间里完成。在亚洲,与中国明显不同的是,以较发达的经济相依托,日本民族比较早的关注文化和艺术,所以其艺术市场也获得较早发端。然而,发育较早也无非仅仅停留在一级市场的层面上。在上世纪70、80年代之前,古董商和画廊掌握了整个艺术市场的话语权,久而久之,这里本土的“古董商体系”发育得成熟且根基深厚,“护己排外”成为一大特色。最先试图进入日本市场的佳士得拍卖行为此头痛不已。据佳士得瓷器及工艺品部主管曾志芬介绍,在佳士得入驻香港之前,已先行在日本做了十多年的拍卖。“从当时的角度考虑,选择日本其实是非常合理的:因为日本的经济好,那个时期很多重要的作品都是日本人买走的。”然而佳士得在日本却遇到了难以想象的困难——即遭遇当地古董商会的强烈排挤。面对“舶来”的拍卖业,日本的古董商一致对外,无论在货源方面还是客户方面都与其激烈竞争。也许他们习惯于将艺术品的价格神秘化,不喜欢那种公开竞价的模式。拼死抵抗的结果:佳士得在坚持了十数年后最终放弃日本而转战香港。伊斯特是日本第一家正式挂牌的本土拍卖行,却也不愿去触及当地古董商的利益而选择了经营西方和当代艺术品。

其实,在有拍卖行之前,日本有一个类似拍卖的模式叫“交流会”。这种形式是日本特有的,是当地业者(画廊或者古董商)相互之间搭建的一个类似拍卖性质的交易平台。虽然“交流会”举办期间,也有竞价机制,也是价高者得,但是没有事先印制图录,也没有公开预展,只是大家约定某一天都拿着自己的几件东西到指定的地点,大家互相观看,讨价还价之后当场定价成交,似与农贸市场买卖果蔬和肉蛋并无二致。

这样的“交流会”形式在日本已经有数百年的历史了,其根基之牢可以想象。参与交流的群体非常小众,都是画廊业者和古董商人。为了传承,他们会带着自己的徒弟去,徒弟学成后又会带着自己的徒弟去......徒子徒孙如此往复, “交流会”便一直被延续着,不曾中断。据说“交流会”从一诞生开始就有很大的局限性,并非所有人都能参加。因为行内的消息只有本圈子的人知道,一有什么好东西出现,就内部消化了。也许只有“某一门下”的师徒才有资格参加,而且越是高档的交流会就局限性就越强。赫赫有名的古董商坂本五郎的“不言堂”就是古董商中非常大的一个门派,桃李满天下。他主持的交流会显然不是任何人都能挤进来的。所以几百年来,这个形式毫无保留地维护着当地古董商的利益。

佳士得的进驻虽然没有成功撬开日本市场,但日本一些资深业者承认,此举俨然动摇了整个日本古董商会的根基,让一般人群可以轻易地揭开古董艺术品神秘的面纱。曾几何时,日本经济泡沫破裂后,仅仅靠画廊业者和古董商维系的艺术市场几乎难以支撑,那种单纯的交流会的形式同样难以为继。既然原有的框架已经岌岌可危,于是古董商或画廊业者三三两两联合起来举办拍卖会进行自救,“拍卖”便于不经意间在日本悄然兴起。也许恰逢经济萧条,一时间涌现出的林林总总的拍卖行有许多没能挺过来。而伴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以及中国买家满世界地搜罗中国艺术品,在日本一批由华人组织的专营中国艺术品的拍卖行便油然而生。

货多价低:大陆购买者最大吸引力

众所周知的原因,日本自隋唐以来,一直大量输入中国艺术品,近代日本等列强入侵,造成中国文物大量流失。据中国官方统计,自1931年至1945年抗日战争结束,被日本掠夺的文化财产1879箱,被抢文物不计其数,仅战后日本方面自己统计的数据就高达360万件。因此,日本素有“中国艺术品宝库”之称。举办中国艺术品拍卖显然占尽天时地利。然而由于拍卖公司成立时间不长,缺乏经验,从业人员大多专业素养不足。曾经跟几家拍卖行私下交流,他们会抱怨自己的工作人员“图录不知道怎么写,就连书画的尺寸应该是长×宽都不知道,时不时还会发生艺术品破损的事情。”尽管如此,并没有影响蜂拥而来的中国买家的高涨人气,拍卖的成交总额总是节节升高。尤其在中国内地艺术市场逐渐走弱的这几年,日本成交的火热形成了冰火两重天。

虽然高成交率令人信心满满,但总观日本拍卖整体艺术品价位却一直落后于香港,也不如大陆。一位常年游走于中日之间的藏家归结以下几点原因:“首先,尽管日本打破传统举办拍卖,但依然相对封闭,很多信息外界还是难以知晓,当然这也使其成为今天捡漏的宝地。加之,中国客户来日本不是特别方便,不仅需要签证,还要为成行提前一个月做准备。其次,日本拍卖场出现的东西,大多以中低端为主。偶尔看见精品。因为大多是生意货,所以估价便宜。如此这般,吸引来的多是商人。由于商人买东西一般都要考虑自己再出手的可能,自然不会肆意给价,故而大多数拍品都会在理性价格范围内成交。从征集情况来看,现有几家日本拍行并没有征集到最上乘的东西。”这位藏家相信:上乘艺术品的拥有者,肯定愿意将东西放在香港拍卖,除非他不懂。把香港和日本两地市场作一比较,他认为两地平台仍然有差别,日本查税相对严格,而香港则省却了很多麻烦事。最后他直言,日本拍卖不仅以大量来自本土的生意货为主,而且还伴有不少“新出口”的中国艺术品,这也给一些客人留下不好的印象。

虽如此,但一些特殊作品依然有高价成交:一件宋元时期的建筑绘画《筑建图》以9993万日元成交,扬州八怪黄慎的花果清供图,清四王之首的王原祁也赫然在目,恽寿平的一套《花卉果实册》,原来为十开的册页,因战乱流失一件,剩下九件,殊为宝贵以5810万日元成交,此外日本一直是高古尤其是青铜器的重要拍场,此次关西拍卖一件青铜卣以5000多万日元成交。

毫无疑问,中国艺术品的大量遗存以及与大陆存在不小的差价,还是激励了越来越多的商人和藏家踊跃去日本淘宝。记者留意到,很多淘宝者并不是孤身前往,而是跟随专门的淘宝团——那是由旅行社组织的专门针对艺术品拍卖而组的团。因为语言不通,很多人更愿意选择这样的团队。大概十来天时间能跑数家不同地区的拍卖行,而且费用很低。据说有些旅行社并没有考虑在游客身上挣多少钱,而是通过他们在拍卖行购买拍品的实绩,在拍卖之后获得拍卖行给予一定的返点。近年来,春秋两季淘宝团异常火热。

有很多早年去日本淘宝的商人已经占得了很大商机,并迅速成就为今天的大古董商。记者在日本遇到不少来这里淘宝的古董商,他们在国内一些城市的古玩城经营着自己的古董生意,其主要货源均是靠从日本进口。这些古董商驾轻就熟地去参与华人的拍行,也会去当地的交流会寻觅。如今很多地区的交流会已经放开限制,允许华人参与,但据说东京一些大的交流会、俱乐部至今依然保持了非常严格的规矩。

但近年来由于中国大陆吸尘器式的在海外扫货,日本虽不像欧美货源明显感觉不足,但被“吸干”似乎也是迟早的事;另外一方面,香港地位的越发强大也给日本市场带来一定影响,无论是交通、签证又或者是税收,香港都非常便利。日本拍卖市场若想要长期持续发展,显然靠“货多价低”的模式需要改变。
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95919000:2017-10-20 11:09:56